🌈 良 昼

略矫情,喜清净,怕麻烦

哆哆嗦嗦听完一套听力后果断收拾了书包回宿舍,穿着加绒的靴子依然冻到没知觉。一年比一年不挨冻,今年很作的把右手腕给摔伤了,阴天下雨还是会隐隐作疼,但是没有跟谁说,是可以忍受的痛。腰好像也出了问题,稍微站久一点就不敢动,大概是缺乏锻炼吧,很久没去健身房了。

在具有这种意识之后再去面对生离死别显得无比残忍。


外婆病了好几年了,身体时好时坏,每次我回家,我妈总是催着我去看她。她家里很小,房子小小的,屋檐矮矮的,进门时一不留神就撞到额头,院子外墙上还留着我小时候拿石灰笔乱画的痕迹。

屋子里很阴暗,小小一台电视机安静地摆在角落里无人问津。以前外婆身体好的时候很喜欢看电视,后来生病了必须静养,家里长年累月弥漫着静谧。外公耳朵不好,从来就不喜欢看电视。

每次去外婆家我不知是以何种心情,她生病后特别敏感,经常上一秒还在说着话,下一秒就跟小孩似的哭起来。这时候我妈妈在旁边还好,她会带点笑话的语气去安慰外婆,可如果只有我,完全没有办法,只能跟着一起哭。

“我走了怎么办呀,凝凝啊,我走了就见不到你们了。”

“不会的呀,不会的,您会长命百岁的,还要等着看我嫁人的呀。”

以前我一点都不畏惧生死,几次站在生死边缘上仍是一点没有后怕。可越长大越害怕生离死别,尤其是看着别人离开自己,这种滋味太难受了,光是想想就难过的不行。

就是因为迄今为止所有至亲都好好在我身边,所以才无比惧怕那一刻的到来。我不敢想象在我具有这种意识之后再遇上生离死别会是什么情绪什么状态,但总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我只能尽力调整自己,等真正遇上那一天,我能以最应该的状态送别至亲。

怎么说呢,最近考试很多,从10月末排到12月中旬,考完这一波就迎来期末,所以其实挺辛苦的,也很紧张害怕(我很怕考试的Orz)

这些日子老福特下了卸卸了下的,也不是没玩过,也没有想弃文,只是我现在真的没有暑假那时候的时间和心情,所以真的很对不起等着更文的小伙伴。感谢你们的支持,我也理解你们的心意,真的感谢。

关于更文,可能到寒假会重新拾起,在这之前我要重新看一遍剧,都快忘记剧情发现了Ծ ̮ Ծ

哎呀说起来我也是大三的老学姐了,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偶尔会在这里吐槽一下下,大家也不用理我的自言自语(我没有微博,qq空间和朋友圈也都关了),这是我唯一能接触外界的社交软件。

嗯就这样。

要是你和男朋友,或者好朋友一起出去玩,回来还能高高兴兴甚至关系更好,那就认定这个人吧。

这次旅行让我看清我和亲友可能真的不合适,相处起来很艰难,性格别扭的我不可能跟她正面交谈,所以之后可能会慢慢疏远。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她哪里不好,只是我们两个的性格真的不适合走太近。

嗯就这样。

NS/JS 别离开我(私を離れないで)六

借用一月日剧《别让我走》设定。
弟弟生日时发ntr,真是刺激´_>`
弟弟我还是很爱你的,相信我!
其实这章写完挺久了,但是一直没敢发,怕ooc…
因为这篇文里三人在我心里的形象是
小悟,momo,秀一。
很神奇的组合吧(滑稽)


—————————————————————————————

(六)
2000.11.01
二宫和也14岁。

最近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孩子们拿到了御寒的冬装,早早就穿上了。但也只是薄薄一层,顶着凛冽的风在外上体育课时还是冻的瑟瑟发抖。

樱井翔和松本润属于体质正相反的两人,樱井翔偏暖,最怕过夏,每年最热的那几天吃不好睡不下,整个人能在短时间内瘦好几圈。

而松本润大约是小时候体质太差的原因,生下来就不足月,最怕受寒。这么多年虽说身体强壮了不少,身高也隐隐有超过樱井翔的趋势,但怕冷这一点倒是老样子,稍不留神就得了风寒。

樱井翔一到冬天就为他操碎了心,早早备下往年冬天的旧衣服,穿不下了就拜托田中阿姨改成小马甲之类的。被子也是,自从两人一起睡就一直是两床摞着盖的。

偏生松本润是个黏人的主,每每把自己塞进樱井翔怀里撕都撕不下来,弄出樱井翔一身汗。

就算樱井翔操再多心,总有留意不到的地方。松本润着了凉,嗓子立马就讲不出话了,只能哑着嗓子委屈巴巴地去找他的翔君。

樱井翔也气他嘚瑟没有听他的好好穿衣服,或者又是踢完球就直接去冲凉水澡,可就算憋了一肚子气,一看到松本润那双因为开始发烧而水润委屈的大眼睛,和那犯规般眨巴眨巴的长睫毛,就觉得什么脾气都没了。

大概是上辈子欠他的吧。
他去给松本润找冰袋降温的时候想。

学校是不允许孩子们吃药的,一般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全靠自己熬过去,松本润从小的病就又多又长,每次都是樱井翔在跟前照顾着。大概也是习惯于对他的照顾,一直过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樱井翔依然无法舍弃对松本润的保护欲。

这天校长久美子女士要给全体六年级学生开会,在礼堂举行。孩子们早早在礼堂坐好,久美子女士久违地穿上一身崭新的西装,神情严肃,像是有大事宣布。

“孩子们,感谢你们一大清早的到来,今天过得好吗?”

“非常好,久美子女士。”

“那就好,接下来,我必须要向你们宣布一件事情,相信在座的有些同学也有所耳闻,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在你们升入六年级之后才能讲的事情。”校长的脸上忽然一点点开始泛起温柔的神色。

“相信大家都知道,人都有生老病死,但有些时候,人体并不是不可医治的,比如出现器官损伤,只要换一个健康的器官,人体依然可以继续存活。”

樱井翔有点紧张,他悄悄看了眼一旁的松本润,一脸严肃的样子。

樱井翔悄悄咽了下口水,抬眼看见前面二宫和也的侧脸,轮廓流畅好看。他低眉垂眼,那双像汉堡的手还在动来动去做着手操,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只有他,只有二宫和也是不在意的。

校长没有讲完,神情激动,似乎说到动情处,
“而你们,正是提供者!”

“你们将来会献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去救活更多的人,只是一次小小的爱心,便可以汇集成巨大的能量!”

久美子女士眼泛泪花,“你们,就是天使呀!*”

礼堂一片安静,没有人讲话,孩子们不知道如何消化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是说,我要把自己身体里的东西给别人吗…为什么……”胖胖的女孩珠玉抖着嗓子小声发问,因为声音实在太小,让人觉得她根本不想要答案。

“我知道你们一时很难接受,但你们要切记,这是非常伟大的事业,被选中为此付出的你们,是非常光荣的!”

“中学毕业后,你们会被安排去农舍学习护理的课程,到时候会更加详细了解流程,别担心,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校长说完就离开了,只剩孩子们坐在礼堂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想到这么大,突然被要求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

会死吗?
樱井翔偷偷想,但没说出来,因为他看到松本润一脸要哭的委屈表情。

“翔君,做了提供者,我不能踢球了怎么办?”

原来你在意这个呀。
“应该不会吧,久美子女士那么好,到时候我们跟她讲一下,说我们小润以后的梦想是做足球运动员,能不能少提供几个。而且我听说有以前从这里毕业的前辈做了演员呢,一定没事啦!”

“真的吗?”松本润吸吸鼻子。
“真的吧。”樱井翔耸耸肩。

松本润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兴高采烈往食堂跑去。
“对我来说,只要能和翔君在一起,能继续踢球,其他的事我不在乎啦!”
樱井翔都不知道松本润这样心大是好事坏事了。

他跑得太快,撞上前面的人,赶忙停下来和对方道歉。
“小心点啊足球运动员,赛场上是要被贴黄牌的。”二宫和也一脸不耐,似乎是心情不爽。

“你又偷听别人讲话!”

“什么叫偷?你们讲话那么大声当别人没长耳朵?”
几个月没怎么有交集,没想到二宫和也吵架功力渐长,加上小尖嗓的威力,松本润居然占了下风。
“你!…”
樱井翔跑过来拦下两人,松本润瞪了二宫和也一眼,抓着樱井翔的手臂走远了。

校长讲的一番话在孩子们当中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更多人还是相信离开这里之后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没人这么讲过。

樱井翔发现二宫和也一天比一天没精神,上课也是懒懒的,美术课再没交过作品,一副放弃人生的样子。

这晚他出门起夜,回来路上发现二宫和也独自站在寝室楼外,穿的单薄不说,还光着脚,樱井翔看着就觉得冻的不行。

“你在做什么?”他小声问道,好像怕吓到对方。
“你来看。”二宫和也指着天空,“今晚有流星雨。”

“流星雨?那是什么?”樱井翔裹紧外套小步走过来,站在他斜后方稍远的距离。

“你不知道流星雨?”二宫和也一副觉得奇怪的口气,但很快他就释然。“也对,你们这些被圈养的金丝雀,怎么会知道这个学校以外的事情。”

“那你呢?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樱井翔有点不服气,“从向日葵学校过来什么的,果然是骗人的吧。”

“二宫同学,你真的是从外面来的吗?可是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来做…天使?”

“小翔。”樱井翔看着他转过身来,一双浅色的眸子就那么安静的望着他,天空星星并不多,樱井翔却觉得有万千星河在他那一双眼睛里,因为对方眼神太认真,让他觉得这世界好像只剩他们两个人。
二宫和也走近他,特别无赖的钻进他怀里,樱井翔被吓了一跳,想把他推开,却听到那人委屈的鼻音传来,“我好冷啊小翔,就待一小会儿,真的。”

最近樱井翔身高渐长,已经和二宫和也差不多高。二宫和也抱紧他的腰,用了力气把他往自己身上带。

他感觉到耳边二宫和也温热的吐息,很痒。他和松本润经常这样耳鬓厮磨,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紧张焦虑。

二宫和也感受到怀里人细微的颤抖,他忍不住将冰凉的手探进对方的睡衣里,抚摸上温暖而青涩的身体,就像自己的一样。

然后他在怀里人挣扎之前贴近他耳边,轻轻说:“小翔,你想不想知道松本润的事情?”

果不其然樱井翔立刻停下了动作,即使看不到,他也知道那双大眼睛里此刻有些怎样的惊吓和不安。

他得寸进尺地往上抚摸,碰到那青涩的茱萸,甚至开始把玩起来。衣服被撩起一片,风溜进去,冻的樱井翔不停颤抖。

“我是说,外面的那个,松本润。”二宫和也轻轻掐了一下他侧腰上的软肉,引起一声低呼。

“想知道的话,去音乐教室吧。我们一起。”

——TBC

美人如斯。

初恋小情侣心头第一好。
听说彼得潘已经找到他现实中的“温蒂”,真好,希望两人能跟恋人好好的,以后再相遇只能是一边怀念一边说再见了。

安利一部超棒的悬疑伦理日剧——夜叉。
配图是我追剧那两天票圈的日常。

讲真没出阴阳师之前在b站搜夜叉这两个字还是能搜到这部剧的,然而现在已经被铺天盖地的gay叉占据。┐(´-`)┌

话说回来这部剧真的超棒,不管是从剧情还是我们yy小分队脑补的角度来说,堪称经典。故事主角是一对人造双胞胎,高智商高战斗力高颜值——是我们的伊藤英明,小明叔一人分饰两角扮演的。(小明叔当年和斋村演阴阳师时扮演源博雅,最近的
在危险妻子里饰演笨蛋丈夫。)

虽然是一人演两角,但小明的演技完全没有违和感,甚至有余裕的感觉。哥哥武力值高,面瘫脸,在遇上竹马和弟弟之前一直作为天才医生受人景仰。
弟弟第一印象给人纨绔子弟的感觉,明明从未见过哥哥却上来就撒娇,这俩兄弟从第一次见面就画风不对。

弟弟好不容易和哥哥见面表示不想分开,撒娇罢了但也很尊重哥哥,之后才渐渐暴露本性,原来弟弟才是最终大boss,为了1和哥哥在一起(大概弟弟想的是…两个高智商的人一起改变世界之类的比较中二的事情)开始对哥哥展开追杀,用哥哥在乎的人威胁他,抓到人了又开始囚禁play逼人就范,甚至把哥哥的竹马杀掉了。总之就是一系列虐心虐身的你逃我追的故事。

所以说,你让我怎么能不萌这一对!!!
年下阴狠弟弟攻x年上心软哥哥受
老铁,快吃我安利吧!!!

还有一对是哥哥和他的小竹马(柏原崇弟弟柏原收史饰演,当年也是个小帅哥)。

俩人是一对幼驯染,竹马从小有眼疾看不见,哥哥就老带他一起玩,后来少年时期被迫分离,哥哥被人带走,竹马非常担心,就写了好多封信藏在小时候经常去的树洞那里。后来竹马去世哥哥找到信时哭的不要太揪心。

剧里第一集两人长大重逢,哥哥上去就给人一个熊抱,很苏的那种,后来两人的互动也是没眼看,竹马算得上是哥哥心里最柔软的一处地方。

所以说这个剧真的超棒,光看剧情就已经很棒了,还有这么好的cp,吃我安利吧吃吧吃吧!!!

我想让你从此在没有我的阴影下幸福下去。

看完《最后的朋友》第十集,突然不想看最终回。
其实全剧更偏向于描写美知留和瑠可的感情,宗佑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她们之间感情的推力。但是看到第十集最后,宗佑看着美知留和朋友们的合照泣不成声,我居然也跟着哭到不能自已。
宗佑对美知留家暴,一次又一次伤害她,为了让她回到自己身边不惜欺骗她,伤害美知留的朋友们,这些行为无论怎么洗都是黑的。其他我不敢苟同,我只看懂了宗佑看照片的心情。
你和其他人在一起时,也许会有伤心的时候,但和我在一起,永远没有笑容。大概就是看到美知留和朋友们在一起时露出的与他在一起时从没有过的笑容,才让宗佑下定决心自杀,给美知留一个自由吧。
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偏执到如此地步,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可怕的怪物,只为得到一个她。我不懂占有的心情,却隐约明白放手的痛苦。
也许宗佑也是如此,他想给美知留自由,想让她从今往后幸福的活下去。可是这样的幸福意味着他将永远失去她,这对宗佑来说太痛苦,况且只要宗佑活着,他就不可能对美知留放手,所以才选择最好的也是最糟的一条路,自杀。
有时候,放手远比占有来的艰难。
如果以后我也遇到这样的男生,千万不要心软,一定要坚定的离开他。暴力本就是错的,占有也是错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谁都不是谁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依靠,没有依附。

下集终于有船戏了!!!
明天不睡午觉了补剧!!!!
越来越喜欢锦户亮了!!!!!

突然想写傻白甜!!!(睡觉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