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哥哥超男前

略矫情,喜清净,怕麻烦

最近樱井翔不得了了!到处卖萌!还有没有人管了?!我都看不下去了他尼桑还不出来说说!!弟弟们能忍了?!!

真的超不想被大家看到他的可爱,好想独占他!!(哭)

看完今晚的vs你们会懂我的感受吧(他哪期不是那么可爱了!不不不今晚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最近樱井翔补足中。。。

以前总觉得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身强体壮的,遇到坏人一定是把对方揍趴下的那种,但现在觉得,也不用非得那么厉害,能用自己身体护着我,带我一起穿梭于大街小巷逃跑的,也不错。

我才不会讲是因为昨晚梦到和总英雄救美没成功带着我逃跑呢⁽⁽٩( ´͈ ᗨ `͈ )۶⁾⁾

JS | 未应人

心血来潮之拙笔,请多指教请多指教_(:⁍」∠)_
真的是非常随心的产物了,凭本心写的,也没什么要开长篇的欲望,大概就是短篇,结局不定。
大概就是写出了我心里的咻酱和润润的感觉,就是,有很复杂的东西在里面,三言两语解释不完,毕竟纠缠了二十多年_(:⁍」∠)_

————————————————————————

原来他早已独当一面了啊。

在不知道第几次吞咽下生理性口水后,他看着一旁尽管同样忌惮那条黄金蟒却不露声色的保护着他和女嘉宾的松本润,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句。

其实他同样很想夸自己,遇上毕生天敌居然还能想东想西,樱井翔你也是真他妈棒哦。

说真的他快给斯达夫跪下了。
他宁愿被罚一年不吃荞麦面也不要跟这条大黄拍什么破照片!

嗯…还是半年吧。

但是作为国民优等生,又是本番中,不可能真的撂挑子走人。只能强忍下惧意,偷偷把手上的汗擦到屁股口袋上。

今天的樱井翔,又在录制途中暴走了。

录影结束,跟嘉宾告别,樱井翔打算直接回台里赶下一场通告,其实今天的日程并不满,离晚上的录制还有足足五个小时的时间。但他不打算表现出很空的样子,风风火火的收拾了东西跟斯达夫道“辛苦了!”,就要抬脚去坐保姆车。

其实他还想回家一趟,毕竟刚才的小可爱们可不是盖的,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会儿全身都不自在。

还没走几步,就被人叫住了,对方的小奶音在空旷的走廊显得格外柔软,像是等了主人很久的小奶狗。

“翔君,你要去哪儿?”

松本润看上去的确等了很久,off状态一切换,也没了那副大爷的气场,樱井翔觉得自己恍惚间看到了十代的松本润。

不,不是松本润,是小润。

“我回台里,待会有夜会的录影,迟到了不好。”言下之意就是别挡路也别想约我我很急的。

“可是翔君,我今天有跟你的经纪人确认过,接下来你有五个小时是空的,不用这么急的吧?要不要一起去吃拉面,我发现了一家很棒的…”

“够了吧松本桑,我受够了你这副故作纯良的样子了!”
樱井翔忍不住红了眼朝他低吼,又担心一会儿会有人出来,就去拽了松本润的手臂快步走向停车场的角落,过程中居然还能注意着没有碰到他的手。

他把松本润狠狠摔在墙上,让他紧贴着墙站,自己却后退了几步低下头,始终不看他的脸。

“松本桑,我记得自从你第一次告白我就说过我不是那边的,也要你别再纠缠我了吧?为什么从来不听呢?”

“翔君是因为我在纠缠你而苦恼吗?”松本润又笑起来,“翔君只是因为一直看作是弟弟的我突然以下犯上很生气吧?”那笑容突然就变冷了。

“你在胡说什么!”樱井翔觉得自己大概要气死了,他知道松本润的叛逆期很刺很刺,却没想到这么长,这都二十代后半了,还这么任性吗?!

“难道不是吗?”松本润一步步靠近樱井翔,这个从十几岁就开始憧憬的人。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尖锐,可是只要樱井翔认真看一眼,只要一眼,他就能看到松本润眼底的温柔。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樱井翔被逼的后退,眼睛始终盯着地面,脑子里心里都是在盘算怎么快速脱身。

“翔君一直把我当弟弟看对吧?jr的时候总是在节目上揭我的短,出外景也是毫不留情的欺负我,但我心里的想法翔君是知道的吧?不然怎么会突然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也不叫我小润了?”

他已经退到对面的墙上了,局势跟刚才完全相反,只不过松本润可没有樱井翔那么好心肠,他甚至两手抓住樱井翔的手腕固定在两侧,保持在刚好不会让他受伤的角度。樱井翔试图挣扎,发现他根本敌不过这个常年泡在健身房的人。

“翔君的演技很好我一直知道,只不过我从没想过有一天翔君会用在我身上,我真的很伤心的呀。”樱井翔突然就不挣扎了,因为他听到了压在自己身上人话音里的哭腔,跟当年他的小润一模一样。

小润啊,他的从十四岁第一次见面开始就黏着他的小润,对别人刺的不行唯独敞开柔软的肚子任他揉捏的小润,露出一口乱糟糟的牙对他傻笑的小润,是什么时候长成现在这样理智又危险的大人了呢。

以前跟虫子似的又小又矮,现在比我还高了呢。

樱井翔其实是个很念旧的人,一条内裤能穿四五年,一件衣服能保持十年以上,如果喜欢一个人,大概也会喜欢很久很久吧。

他记得松本润也曾问过他,他说翔君,你怎么就不能喜欢我呢?要是你喜欢我,一定会一直一直喜欢我吧。

他也这么认为,如果他能喜欢松本润,那一定会一直一直喜欢他,像世间所有恋人一样与他耳鬓厮磨,相濡以沫。

可以他没有,可惜他樱井翔不喜欢松本润。

那天的僵持最终是松本润认输,他沉默着收回掐在樱井翔手腕的手,又默不作声地替那人揉弄被掐红的地方。

天气冷,方才又贴在墙壁上好一会儿,樱井翔的手被冻的泛起紫色,青绿的血管清晰可见。

松本润把他的双手拢在自己两只手掌里,放在嘴边一声声的哈着气,低眉顺眼的神情让樱井翔十分动容,只觉得心里那块寒冰底下又开始有暗流涌动。

以前小润任性的时候是真任性,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不达目的不罢休,用身上最硬的棱角去跟世界碰撞摩擦,只落得一身伤回来找他的翔君,嘴一撇就要哭出来。

樱井翔最看不惯他这副惨兮兮的模样,二话不说先熊一顿,然后再拉些人该上药上药该安慰安慰,偶尔还会暗地里去把欺负了他宝贝弟弟的臭小鬼们揍一顿。

你看,小润任性的时候是真的任性,自己娇惯他的时候也是真的娇惯,现在他对自己弱点抓的这么狠,他一个示弱就惹得自己忍不住心疼,不也是被自己惯出来的。

其实他不是示弱,也不是故作讨好,樱井翔都明了。

松本润只是爱惨了他樱井翔,愿意放下一身骄傲,把那些外界赋予的大爷脾气,傲娇弟弟的标签统统择去,只留下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松本润,捧着一颗心站在他面前,既不给也不收回,就那么捧着站在那儿。

他说翔君,这已经不是我的东西了,收下还是扔了都是你的权利,但是不要再还给我了。

他眼睛黑亮亮的,望过去全是人承受不起的情深意重,看得人无端心慌。

樱井翔敢要吗?能要吗?

不敢,不能。

他无法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只好选择了最懦弱的一条路,逃避。

—TBC

我说真的,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我也没有放不下,为什么还是能梦到他,挺气的,好像我有多长情似的 (̿▀̿ ̿Ĺ̯̿̿▀̿ ̿)̄

@暧昧_不铭

感觉和咻酱好搭(˵¯̴͒ꇴ¯̴͒˵)

今晚的咻酱太可爱了!
不,不是vs,不是夜会,是全部!!!
他穿的那件宽大的拼色t我总感觉他要起飞了,跟只小蝴蝶似的,上次给我这种感觉是咻酱在刑侦小剧场里扮演御姐どんだけ的时候,最后嘉宾被逮捕咻酱就飞扑过去了,可爱死了!!_(:⁍」∠)_
夜会上也好可爱啊,前半段忙着做按摩没认真看,智先生一出来就感觉替咻酱超安心,不过时隔18年又一次坑哥哥过分了哈๑乛◡乛๑
你山真是黏黏糊糊黏黏糊糊( ´▽` )(๑•́₃ •̀๑)

突如其來(划掉)蓄謀已久的梗。(alls,注意避雷)

改改版前的交岚,有一期新喜剧风,今田アニキ
带着五子演新喜剧,各种摔倒撞墙的那期,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
应该记得吧挺早的了还蛮经典的,五子颜值巅峰时期٩( ᐛ )و
重点是剧本分配的角色比较让我心动,咻酱是男朋友,弟弟们是去找他女朋友讨债的不良(也可以说是黑社会?),哥哥是老大。女朋友拿不出钱,就去找她darling(就这么叫的)求救,咻酱扮演的小男友也没钱没办法,只能干着急。
这个时候我的脑洞就开始了。
没钱是吧,那就只能把女生带走去还债了,但是深爱女朋友的咻酱不忍心,提出可以代替她去他们手底下干活还债,也许心里会想偷偷找个机会逃走?然后就被带走了。接下来就是傻白甜(??)入狼窝一不小心爱上他他他他的剧情?
虽然弟弟们在剧本里是真的蠢(喂本来就是喜剧啦!),但他妈的也是真的帅!尤其是和总,那个眼神帅的我想跪下来!大哥的尖尖嗓也是开口跪,不过如果真的写文还是算了吧,毕竟智先生声音那么好听。
嗯…我真的只有脑洞,写不出来_(:з」∠)_但是我很乐意给各位太太提供脑洞(捧)
不过之后可能尝试翻译文,希望各位多多指教٩( ᐛ )و

于是决定放弃刘海_(:з」∠)_

跟学妹吃了饭,现在超撑(打嗝)

今天的我是松润紫!
话说弟弟的末子感真的超强,偶尔的淘气,v岚上非要追求刺激感的任性(综艺感),对于哥哥们的回应笑的格外欢,这些组成他性格中异常柔软温柔的部分的事情,多半都是被哥哥们和斯达夫惯出来的   ´_>`

坐等叶山老师和妹妹头小律师2.0

每次去健身房出一身汗冲个澡之后就感觉自己暴瘦十几斤_(:з」∠)_

其实不存在的,我刚称了一下,还是118눈_눈

(´இ皿இ`)好气啊好想骂人,三个月了就瘦那么几斤!

这张是昨晚照的,她不让我到处发,我就发在这儿,她绝对不知道,我还没见过周围人有谁玩老福特呢,mjm这个小非主流子,哼哼!

记梦。
梦到学校里突然出现了邪教组织,很诡异的那种,可以操纵小纸人变成各种利器伤人杀人,有很多人走在路上莫名其妙头上就出现了小纸人,然后就被砍死或烧死。出去玩的时候商场里也有这样的暴动。大家都很害怕,就怕自己头上什么时候出现了小纸人。有天和同学去上自习,走在路上的时候感觉到头上不对劲,伸手一摸摸到了纸条,上面写着信息,组织要招新人了,我们两个是被选中的。难怪之前每次出事我们都很幸运的躲过了,然后我们就去了,因为怕惹他们生气招来杀身之祸。去了之后发现面试的人很多,我们就找个角落坐下,看到了跟我玩的最好的一个舍友也在,就想找她,但她进去了。在外面听到别人说悄悄话,说她是这个组织的头头,我不信。进去之后看到她居然坐在面试官的位置,而且其他人都对她很恭敬,我不想信,他们问我什么我都没说话。然后我忍不住了,说你是不是这的头儿。她没说话,我就继续问,你说话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就只说你要不要来,我说我不来,我不会加入的。
她说为什么,我们是在做很有意义的事。
我说再有意义你也杀人了,你们都杀人了,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变成这样。
然后我就跑了出去,她过来追,不知道是想解释还是继续怂恿我加入。总之那种场景特别像一个说你听我解释另一个说我不听我不听。
醒来之后第一个听到声音的人就是她,各种感情交织吧算是,唉。